德甲奥格斯堡v霍芬海姆: 新聞中心

奥格斯堡对莱比锡红牛 www.wmlhyk.com.cn NEWS

新聞中心
腫瘤資訊:Ralph Hruban教授談精準時代下的病理協作經驗與成績
發布時間:2019-04-15   點擊次數:66821次



3月30日,第五屆中美病理高峰論壇暨浙江省病理專科聯盟成立大會在杭州召開。大會由迪安診斷、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浙江省腫瘤醫院共同舉辦?;嵋櫧詡?,20多位國內外知名專家開展專題講座,近500位全國臨床、病理、檢驗醫生參會。


“腫瘤資訊”專訪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病理學系主任、國際知名病理學家Ralph Hruban教授,他分享了5年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與迪安診斷開展病理合作的經驗和成績。

Ralph H. Hruban教授

約翰·霍普金斯醫院首席病理學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病理系主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索爾·戈德曼胰腺癌研究中心主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胃腸/肝病理診斷室主任,美國和加拿大病理學會理事會成員,德國醫學院院士

Q:今年是第五屆中美病理高峰論壇,迪安-霍普金斯也合作了5年,請您分享一下5年來的合作歷程和成績。

Ralph Hruban教授: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和中國的合作歷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至一百多年前。在此次會議上,我也介紹了這段歷史,我們最早和北京協和醫院開展協作,當時我們醫院的第一任病理系主任受洛克菲勒基金會的邀請來到中國,在中國建立了第一個基于現代西方科學的醫學院。我從這一源遠流長的歷史中也深受鼓舞,作為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第九任病理系主任,我非常榮幸,也有義務和責任將中美合作繼續下去,在此基礎上,我們和迪安建立了這樣的合作。

5年來,我們的合作主要可以分為三個方面。

第一,教育層面。主要包含兩點內容:一是我在講座中介紹的,我們雙方合作開發了一個基于iPad的教育軟件。這個教育軟件是基于雙方受益的原則,包含中英文版本。在這一軟件的開發過程中,迪安也積極參與,做了大量的工作。另外,迪安和霍普金斯醫院合作舉辦的中美高峰論壇,今年已經是第五屆了。在這一高峰論壇上,霍普金斯和中國方面都有專家進行講課分享,大家相互學習,增加認識和了解,有利于今后開展進一步的合作。

第二,遠程病理會診。10年前,我們還無法進行這樣的遠程會診,近年來,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們能夠進行這一合作。具體的做法是,臨床醫生遇到難以診斷的疑難雜癥,可以將病理切片進行掃描,上傳至霍普金斯病理遠程會診平臺,再由霍普金斯委派專家進行閱片、報告。如我們本次會議邀請到的國際上非常知名的消化道腫瘤專家,也曾經幫助中國醫生會診過很難確診的罕見病。在遠程會診的過程中,可以幫助臨床醫師提高臨床實踐的能力。

第三,科研項目開展。這一方面,目前我們還在計劃準備中,其中牽涉醫生科研思路的訓練、課題的設計等,相信今后一定會有這樣的合作機會。

Q:在美國,病理醫生之間,病理醫生和其他醫生之間,是怎樣開展合作的呢?

Ralph Hruban教授:我一直致力于促成各方之間的合作。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院是個綜合性的醫院,不同背景人員之間的合作可以讓我們更為高效地工作。從我個人的體會而言,作為胰腺癌腫瘤領域的病理專家,我的職業生涯也從合作當中受益匪淺。約翰·霍普金斯病理系的胰腺癌診斷在國際上排第一位,這一成就也是建立在合作之上。

我們的合作可以分為三個層面:第一,病理系內部醫生之間的合作,每個醫生都有自己的專長,除了普通的病理讀片外,還包括遺傳學、細胞學等各個層面,相互之間可以開展合作。

第二,約翰·霍普金斯各個系之間的合作,即跨學科之間的合作。在我們醫院會定期召開Speed Dating(快速約會),集合腫瘤學家、放射學家等。因為牽涉的醫生很多,每個醫生限定發言兩分鐘,就某個疾病發表個人看法。例如和生物醫學工程之間的合作,可以促進病理學的發展,如誕生了新的電子顯微鏡,對病理醫生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和支持,這非常重要。

第三,超出學院之外的合作,如美國國內各個學院之間的合作,甚至包括國際合作。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和亞洲很多國家,如中國和日本都有開展合作。這一合作的開展,有非常深層的含義,如為某一個疾病制定診斷標準,一起推動醫學事業的發展。

Q:腫瘤精準醫療時代已來,病理醫生的角色有何變化?

Ralph Hruban教授:一句話總結,在精準醫學時代,病理醫生的作用越來越重要。過去,病理醫生只需要進行比較簡單的診斷,如肺癌;而目前我們的病理診斷需要更進一步,如肺腺癌是否伴隨有表皮生長因子受體基因突變,這對指導臨床用藥是非常重要的。過去,同一病理類型的患者,接受的治療都是相似的;但是現在不同,同屬于肺癌的患者,可能適合不同的治療方案。從這個角度講,病理醫生的作用越來越重要。在美國的多學科討論中,病理醫生發言權很大,聲音被很多人聽見。中國在這方面還需要加強。

Q:迪安與霍普金斯在搭建中國病理醫生橋梁,培養病理人才方面,是否有什么實際行動和計劃?  

Ralph Hruban教授:青年醫生的培養方法和途徑,主要可概括為以下六個方面:

第一,通過會議形式,邀請國外的教授進行一些講座分享,如今天的中美論壇,就是一次非常好的培訓。

第二,借助于當下技術的發展,如剛剛介紹過的基于iPad學習軟件。

第三,遠程會診,提高業務能力。

第四,領導力培訓,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提供一些領導力培訓課程。

第五,小組學習方式,如安排幾位年輕醫生在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學習2周左右,主要是去各個科室輪轉,如去參觀考察測序實驗室、免疫學實驗室等。

第六,單個醫生的專科培訓,進行更長時間的培訓學習,一般一到兩年,參與一些研究項目,開展研究課題等。

Q:隨著腫瘤精準醫療時代的到來,分子病理診斷作為精準醫療的基礎,將具有怎樣的地位?

Ralph Hruban教授:精準醫學是今后醫學發展的方向,因此,目前也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在約翰·霍普金斯醫院也成立了精準醫學中心,開展多學科的合作,雖然已經超出了傳統病理學的范圍,但病理學在其中仍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現代的病理學不僅包括傳統的組織學分型,還包括測序、分子病理等多個方面。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個人比較非常感興趣,也認為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就是醫學計算的發展,隨著測序數據的不斷積累,越來越多的醫學信息需要處理和分析,其中都牽涉計算。在精準醫學的推動上和踐行上,約翰·霍普金斯醫院也進行了大量的工作。關于未來醫學技術的發展,這一重任應該交給年輕人,年輕人有較強的學習能力來擁抱技術,也有很多新鮮的想法、創造力和思維等。此外,讓我們很欣慰的是,現在的年輕人非常關注精準醫學的發展,期望他們在這方面能夠得到更多的培養和成長。



熱點閱讀

wx2wm_img
迪安診斷訂閱號 迪安診斷服務號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平臺

奥格斯堡对莱比锡红牛Englsih

微信二維碼
客服熱線400-711-8000
在線咨詢